这里什么也没有。

降谷零的xx个小秘密

貌似是差不多两年前,我码了个【降谷零的30个小秘密】系列
两年过去了,官方又出了些官设
所以我就继续脑洞啦(*/ω\*)
以下纯属脑洞
纯属脑洞
纯属脑洞
如有说中,不胜荣幸
因为早已经超过30个了,所以就用黑桃图标代替。
将来或许还会不定时更新(๑•̀ω•́๑)
————————————————————————————————
♤如果任务需要,降谷可以做到毫不犹豫永远在米花町消失。
♤降谷真的很想念赤井秀一,想念到恨不得一见面就把他一枪崩了的程度。
♤降谷把自己伪装得很好,好到某些时候他自己都不懂自己。
♤降谷原本以为是自己懂那只小柴犬,现在看来是它懂他。
♤压力大时,降谷会在深夜想着警校好友入睡。
♤降谷有些怀念那段频繁跟在毛利小五郎身后破案的日子。
♤现在降谷觉得看着柯南去破案更有意思。
♤波洛的顾客喜欢降谷做的甜点,降谷很开心。
♤降谷很在意少年侦探团为什么总是少一个人。
♤降谷对风见始终比起对其他人不同,这是有原因的。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系列·慎入

私设如山
①因为降谷要杀赤井,所以跟世良妹子纠缠过一段时间
②迷一样的赤安和解方式
③想写一个正邪不明的降谷零
④一开始朗姆只是想让波本成为主人格,实验结果是抹杀掉了降谷和安室人格。
⑤虽然只保留了波本人格,但是降谷在过去作为波本的日子里也有着摧毁组织的信念
⑥既然是波本,那么对景光的死和赤井的行为对他而言没太大冲击了。
⑦莱波
——————————————————————————————
    “那个人,很危险!”世良真纯久久不能忘记开会时柯南说出这句话的语气。
    对抗黑衣组织,使得公安、FBI、CIA等各种国际组织都联合在了一起。作为本土势力,公安的表现尤为突出。眼看黑衣组织即将覆灭,某个关键人物却可能出了问题。
    降谷零
    谁也不知道他真正在想些什么,在他两次做出不合原计划的举动后,柯南对他的立场再次做出了怀疑。
    “为什么要这么做?按照原计划行动会顺利许多!”
    那个人微微低着头,一言不发。柯南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
    经过开会讨论,大家决定暂停降谷在活动中的任何任务。作为与降谷相对更加熟悉的世良打算与降谷谈谈。
    “我知道你从来不做效率低的事,所以,为什么?”
    “……”本来已经走了一段路的降谷忽然停下。
    “……”世良不做任何退让,紧盯着降谷,试图将他看穿,可惜她失败了。对面的他从来都是一个能很好伪装自己的家伙。
    “柯南君说过的吧?”降谷嘴角露出一抹笑意,但语气却不似过去那么温和,“我很危险,请跟我保持距离,世良小姐。”
    “少来!你到底怎么回事?击溃黑衣组织不是你一直以来的目标吗?”世良转过话头,“难道,你有什么苦衷?”
    “没有。”降谷回答得干脆利落,头也不回地离开会议室。
    从那之后,在红方的大本营里很少见到降谷的身影,相反,更多的是他作为波本存在于协助组织逃亡行动队伍中。事实上,组织早在红方准备联合起来的时候就知道了波本的公安身份,朗姆充分利用这点使降谷被动成为了双重间谍般的人物。至于如何保证他效忠组织,实验部最近研发的实验试剂正好作用在波本身上。作为优秀的卧底,对不同身份塑造不同性格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朗姆把波本人格与他另外两个人格彻底分裂开来,并且把波本设置为主人格。这种事情看似天方夜谭,但从波本的表现来看组织确实做到了。
     红方不得不承认,与波本的交战恐怕在所难免。赤井对此一直保持沉默,除了出行狙击任务,他尽可能地把自己的存在感降低。
     最终决战到了,黑衣组织逃亡队里仅剩BOSS、朗姆、琴酒和波本。琴酒脱离退伍试图引开赤井,朗姆被以黑田为首的公安包围,贝尔摩德更是很早不知道跑到了哪里,易容成什么样子。目前只有波本和BOSS在一起。
    “波本,做得好。”这些日子波本的表现实在令他满意,如果波本还有降谷零和安室透的人格,那他绝不会去杀红方的除了赤井以外的人。
    “BOSS,你知道我为什么不跟那些条子为伍,而专门回到这气数将尽的组织里来吗?”波本话音未落,手上的动作却更快,除了他自己,谁也没看清BOSS是怎么倒下气绝的。他舔了下嘴唇,满意地笑了:“因为这样杀人更有意思。”他望了眼外面,一片平静,红方并没有找到他们这个落脚点。现在BOSS已经被杀,那几队人马厮杀有什么意义呢?波本笑了笑,往另一个方向离开。
   
——————————————————————————————
    “不打算跟大家再见一下吗?”
    “见什么,我又不是他们心心念念的降谷零或者安室透,如果要我演……”
    “我知道,你可以做到。”
    “我只是波本,为达目的我可以不择手段,但是对他们没必要。”
    “(笑)”
    “莱伊你笑什么?”
    “没什么,你还是我认识的你。”
    “嘁。”

    降谷他,是个很温柔的人。
    风见突然想到那个人对降谷先生的评价。
    真的……吗?
    说来风见成为降谷的部下也已经三年有余,但降谷作风神秘又果断,与他的沟通常常几句话就结束了,至于那个人说的“温柔”,风见真是从未见过。
    而且最近的几次电话通讯,风见更加百思不得其解。比如:
    「风见,查一下附近好评率高的宠物商店。」
    「风见,上次拜托你看的那个品牌的狗粮买好了吗?好的,今天之前送过来。」
    「风见,适合幼犬的玩具买到了吗?」
    唯一可以推理出来的是,降谷先生最近养狗了。只是为什么是由他来准备各种宠物用具?风见一边腹诽着一边仍是提着一袋狗粮到以往的接头地点等待。
    “哟,很准时。”降谷手上牵着上次风见买的狗绳,看上去心情不错。绳子的另一端是一只纯白色的小柴犬。
    “降谷先生,这是您要的狗粮。”风见把视线往下移,发现这小家伙也在打量他。
    降谷笑了一下,全然没有平时指挥人的样子:“介绍一下,它叫哈罗。”
    “哈……罗?”
    “汪呜!”哈罗很高兴应了一声。
    风见觉得这貌似是个冷笑话。
    但是渐渐地,陪着降谷一起遛狗的风见发现,未进入工作状态的降谷先生比以往亲切许多,这是安室透的一面吗?
    降谷他,是个很温柔的人。
    不,或许他本来就是这样的人。能得到如此温柔的他的青睐的人,他们本就是同类吧。

醉酒
“让我喝嘛,好歹我也是有'波本'的代号,不会喝酒这种事也太丢脸了。”
“好吧,不过从来没见过你喝酒,可以吗?”
“……我也不知道”,说着降谷就端起一杯鸡尾酒,“试试吧”
……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景光上一秒还眼见着零把鸡尾酒一饮而尽,下一秒零就趴在吧台上不省人事。
“喂?!zero?zero!”景光拿起酒杯,第一反应是酒里被下了毒。他看了看四周,好在这里没有组织的人。于是他果断撑起降谷,留下酒钱,迅速撤离。
“还好只有我在”景光看着降谷的睡颜,有些无奈,或许他们谁都没想到降谷的体质对酒精有特殊反应。
还好没有什么严重的后果……深夜从附近诊所回来,景光有些后怕,如果是组织聚会里降谷被灌酒了,那真是无法想象会变成什么样子。
属于苏格兰的电话突然响起,景光看了眼睡得正沉的降谷,想了想还是接起电话,压低声音:“有什么事吗,莱伊?”
电话那头有细碎杂音:“没什么,今天任务完成得很顺利,我本来想请你吃一顿,没想到你消失得那么快。”
“啊,私下有些事,比起你们这些人,我在生活中还是有工作的……”景光的目光不离降谷,“这么晚了,我要睡了,庆功宴还是下次任务成功后吃吧,莱伊君?”
“好。”莱伊很快挂断了电话,苏格兰心头飞快闪过一个猜想,但细细想来又觉得太荒谬,眼前对他最重要的就是等着零睡醒过来。
睡着的零君真安静啊……景光捋了捋降谷凌乱的发丝。比起之前杀人不眨眼的苏格兰,此刻的他温柔极了。
不过这样也好,好好睡一觉吧,zero
为了拿代号,辛苦了
虽然无法预料将来会发生什么,但只要他们两个相互扶持,一定会没问题的。

警校组

“他们都……”风见正要跟柯南说起那届警校传奇。
“他们一直都在。”降谷难得地插话进来,语气毋庸置疑,“我活着,就是他们存在的证明。”
随即,柯南领会了降谷的意思,不再追问。

————————————————————————————————
Zero的日常片场:

伊松萩景:少开玩笑了!降谷(zero)你要给我们活出五个人的本儿再过来啊(╯‵□′)╯︵┻━┻
伊达:少想那些逞英雄的事,你是卧底啊卧底,别什么活都揽自己身上。我等你七老八十了再过来跟我比,我一定能赢过你,第一名!
松田:你这家伙,最爱出风头的就是你了吧?拆弹技术比不过我就别逞能去拆,这种事要交给专业的来。就算你是我教出来的也不行
萩原:哎,有空给我们捎几包烟啊,你挂了的话我们几个指望谁啊。哦,还有那个大叔的牙签。
景光:……诶?你们几个都说完了我说什么啊。喂,别挤!零你保证好睡眠时间啊,你看你都出幻觉了,我们可没在这里召唤你过来,梦是反的反的!!

透纯
挖坑不填系列
私设如山 丨慎入
①透纯双向好感(好的我知道文里没表达出来orz
②透纯两年前见过这事完全本人捏造
③两年前波本化名白井彻(名字来源青山先生对安室的初设)在美国短暂小住出组织任务
④白井彻人设纯属降谷本人捏造演绎(演技满分)
⑤本段落中真纯(14岁时期)喜欢的是白井彻的人设,但是随着跟安室的接触认识,会喜欢这个人,而不是任何他创造出的人设
⑥至于白井彻时期没动过乐器是因为还没走出苏格兰去世的阴影。(赤井即将脱离组织的时期)
⑦只是想写安室的bg向cp,想想如果对象是世良的话……还挺带感( • ̀ω•́ )✧
——————————————————————————————
    世良真纯很肯定见过安室透这个人,只是那时候他应该不叫这个名字,而是——
    “白井彻,这是我的名字。请问您是在跟我的同事打听我的事吗?”这人浅金发色,样貌却是亚洲人的样子,“与其通过别人,不如直接问问本人如何?”他的目光真诚又明澈,与两年前在车站时遇到的那个人浑身气场都不一样。
    “啊,不……”才14岁的赤井真纯有些慌乱,“我想我是认错人了,你跟我之前见到过的一个人很像。”
    白井哦了一声:“不要这么快下结论,小姐。或许我确实曾经与你相遇过。”他微微欠身,给真纯一个吻手礼,轻声问,“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真纯……”真纯不自觉地红了脸,“赤井真纯。”
    “好的,我记住了,真纯小姐。”白井彻的声音很温柔,仿佛有种让人陷入的魔力。
    从那之后真纯就经常去找白井彻,虽然一开始打听他的事是想着他可能是哥哥玩音乐的朋友,可以通过他找到秀哥,但与白井彻在一起时她总能忘了她原本的目的。而且从来没见过他玩过乐器,也没有见过那天车站上的同伴来找他,或许他真的不是秀哥的朋友。以及,不得不承认,她有点喜欢上白井了。可是,某一天,毫无任何征兆地,白井在她的生活中消失了。她自认自己应该是白井熟识的人了,如果真要离开,为什么不跟她说一声?真纯蓦地感觉心里好像空了一块。不久之后,玛丽妈妈和她回了日本,真纯再也没有见到过白井。
    原以为再也不会见到的人,此时就在眼前。世良一再打量着安室透,样貌一点也没有变,只是为什么名字改了?两年前是出了什么事更名改姓了吗?又或者这个安室透才是四年前在车站遇到的那个秀哥的朋友?可是上次女子乐队的时候她故意用哥哥的名字试探,结果安室面色丝毫不改……
    世良在波洛坐了很久,安室除了一开始问她要点什么,之后就一直在店里忙碌。世良观察着,安室虽然同样作为店员性格随和,但和白井一点也不一样。她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又认错了人,然而对自己记忆力有足够信心的她并没有完全推翻心里对安室身份的推测。

————————————————————————————————
看出白井和安室的差别了吗?( ・ω・)/

深夜发存货
有刀预警
苏格兰最后的独白
私设:这里的“爱”是友谊之上,恋人未满的程度,说亲情貌似不确切,就是对相互之间来说对方是很特别的存在吧
苏格兰有妻子孩子,妻子孩子不知苏格兰公安身份。
——————————————————————————
“走到尽头了啊,zero……”
“这种感觉是什么时候有的呢……大概是初中吧,说起来也没什么特别的,你从讲台那边走过,窗外阳光正好,你笑了,你没有看到我在看你。但是我也跟着你笑了,随即我就发现,糟糕了,我好像,爱上你了……这么说,你会明白吧?”
“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成为公安,甚至更厉害的,守护国家的人……而我能做的,就是追随你的脚步,陪伴着你。请不要说我这样是把自我人生价值浪费在你身上了哦,本来没有你我也会继承我那公安爸爸的衣钵的啦,只是你的存在让我更有往上奋斗的动力了。所幸直至现在,在这个组织里我们两个也在一起工作。我可以说是最了解你的人了吧?但是,抱歉,或许我不能陪着你走到最后了。我公安的身份已经暴露了……我的所有事情只有跟我一起长大的零你知道,所以家里的事就拜托你了。千万不要来找我,尸体的话,应该会很难看吧(笑)。那么接下来的路,要加油哦,带着我的那份,活下去!”

称呼

“Zero”
“阿光”
“诶,你是打算这么称呼我的啊”
“你自己说要显得亲近点的”
“那为什么不叫'阿景'呢”
“哈?你又想好了?”
“ヒロ和ゼロ听起来就很亲密~”
“好的阿景阿景阿景”
“……突然就叫这么多次……”
“你喜欢听的话,我一直这么叫你也没关系~”

“Scotch”

叫景光的话,前面码的那些脑洞叫“阿光”也没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