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什么也没有。

……
难怪……
原来是要绑定手机啊……
迟来的警校组祝贺
(纯脑洞)
——————————————
    安室有一个挂坠。不管他换多少套衣服,总会带着那个挂坠。其实,这个挂坠一般也见不着,因为它被安室别在了腰间,只有他抬起手时,挂坠才会显现。
    有人问他,为什么总是带着这个挂坠。他笑了笑,风淡云轻:“朋友送的。”
    “那一定是很重要的朋友吧”
    “是啊”
    话题到此为止,没人能有幸听安室讲关于这挂坠的故事。
    常来波洛的柯南也发现了这点,他对此做过十几种推理,最终觉得最有可能的,就是与公安联系的装置了。
    直到那次,工藤宅谈判。
    “安室先生正在实时跟那边报信吧?他们讨论的结果是?”
    “呵,我一个人过来莫非还不够诚意么。”
    “那个挂坠难道不是你跟他们联系的工具吗?”
    安室楞了一下,脸上闪过一丝柔和,他把挂坠解下来,放到众人面前“它只是个挂坠而已,跟我们这次谈判没有任何关系。”
    得到工藤优作的肯定之后,安室又迅速把挂坠系了回去。
    事后柯南仍觉得蹊跷,好在已经与日本的公安合作,他顺利找到风见裕也。
    “以后不要再提这个挂坠了。”出乎意料的,风见好像也不太愿意提这个挂坠。不过风见还是告诉了柯南,“我知道得也不多,只知道这个挂坠是仅剩的,陪伴降谷先生度过警校时期的东西了。而当时降谷先生认识的,关系极好的同学们都已经……”
    柯南沉默了,此后真的再也不好奇那个挂坠。
    这世界上,除了降谷零,再也没人知道关于这个挂坠的故事。

警校组(2)小组合作

私设 警校组刚认识不久

“你这么做有什么意义吗?”
伊达原以为这家伙一直坚持要加上这个部分是有什么用意,只见降谷笑了笑,态度十分随便“为了交差啊。”
伊达不禁激动起来“交差?这里是给你这小子随便交差的地方?!”降谷不答,转身离开。
正当伊达还想发作时,另一位斜刘海的男人过来拍了拍伊达的肩,微笑着“不如看看这么做的结果,如何?”
伊达将信将疑。
结果出来的那天,他们小组做出的作业成绩远超第二名很多。
一如平时每次成绩出来降谷远超第二名的伊达一样。
“这家伙……”
“怎么样,结果满意吗?”
“你早就知道?”
“是啊,零君对自己的要求永远是最严苛的,哪怕他说'交差'也肯定比我们全力以赴做出的结果要好得多。这就是他的做派。”
所以……所以这正是自己和他的差距啊
这是伊达头一次,开始对这个黄毛小子有佩服的想法。

“赤井先生……”
赤井满头黑线,听着眼前那个浅金发色的男子滔滔不绝地对他说着话,而且用上的还是他一贯对别人用的敬语。
自从那天工藤宅谈判后他就这样了……
这算是合作中的置气方式?
不是赤井不习惯降谷对他的敬语,而是对他那套敬语加上恨不得下一秒崩了他的眼神犯怵……
“赤井桑,你说这样好吗?^_^”
天啊,他对自己眯眼笑
虽然以前冲矢昴的时候也不是没见过……但是这种情况下怎么也不对劲吧?
“降谷君……”
“有什么指教吗,赤井先生?”
“……”赤井现在有些明白这个人为什么有这么高人气了。
“讲作战计划走神可不好哦,FBI的王牌,赤井秀一先生。”降谷见捉弄效果不错,于是用上了平时的语气。
对了,这才是他认识的波本,不对,安室透,也不对,应该是降谷零……
赤井秀一敛了敛被降谷影响到的情绪,开始认真听工藤优作的见解。

警校合集(1)「官二代」

发一些脑洞
私设有很多,慎看
①降谷零亲生父母是日本政界高官和一个外国女人,降谷7岁左右凭自己聪明才智明白的。
②降谷零从未见过亲生父母,抚养他的是一个日本公安(受亲爹拜托)
③zero的绰号是苏格兰(11岁相识)碰巧取的,降谷受到养父熏陶,喜欢苏格兰对他的称呼。
④刚进警校降谷被叫“黄毛”,教官都不看好他,结果第一次考试以各项成绩第一,得到了不用规范外表的特权。
⑤伊达一开始轻视降谷,后来努力想要超过降谷的成绩,最后成为了挚友。
⑥警校组在同一个宿舍
⑦警校中传说降谷是官二代
——————————————
1.咖啡厅场合
    “第一名?!”
    “牙签大叔?!”
    “你不是官二代吗,怎么还出来打工?”
    “谁说我官二代了?我承认过吗?”降谷白了伊达一眼。
    “那苏格兰还私下叫你「zero」?”伊达看了眼四周,压低声音说“我还以为你这家伙早就已经被内定是公安了”
    “我跟阿光从小一起长大,叫个外号怎么了”

2.被围追堵截
    “苏格兰,降谷真是官二代吗?”
    “抱歉,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啊,虽然跟零君一起长大……”
    “Rei?!你能直接叫他名字?!”
    “诶?不可以吗?”
    “也不是不可以……那么,你见过他父母吗?”
    “我认识他的时候,他只有一个养父,可是过几年因为意外去世了,父母的话……零君跟我说「不在了呢」”
    “哦——”一片恍然大悟的声音。
    “???”苏格兰转而意识到什么,“喂,你们不要瞎脑补啊!!”

3.拆弹场合
    “你听说了吗,我们宿舍那个降谷……”
    “我知道我知道,专心拆弹,萩原。”松田点了一根烟,走到门外“他是不是官二代对我们来说不重要。我相信对他本人也不重要。”

4.降谷零场合
    深夜,当室友们都睡着时,降谷却翻看着手机。手机上正显示着日本政界高官降谷正晃的资料。显然这是有人故意发给他看的。
    “呵,父亲么……”
    降谷把手机转到短信界面
    「我们等你回来,零。
                   By 你的父亲 降谷正晃」
    删除。
    我现在不需要你了啊……

透艾/透明

有私设
其实很早就想码这样的脑洞了,只是今天被图透炸出来才真去码……
“老师”“医生”的称呼我更偏向“老师”

————————————————
    “老师,难道我不够好吗……”擦完药的小降谷显然不想立刻离开诊所。他沉默了几秒,觉得艾莲娜这个女人可以让他敞开心扉。
    艾莲娜蹲下身,与小降谷保持平视:“不,零君。是他们对你的外貌产生了偏见,这不是你的错。”艾莲娜的声音轻轻的,仿佛正小心翼翼地抚慰小降谷的心灵。
    “是我父母的错”降谷沉声。他并非痴傻呆笨,而恰恰相反。小小年纪的降谷已经能从周围人对他的嘲笑,了解到在他还没有记忆的时候就被他的父母抛弃了的事实。
    艾莲娜爱惜地摸了摸小零的头,柔声说“他们也没错,你是他们爱情的产物。错的是欺负你的那些孩子”
“可是……可是他们人那么多,他们都说我是怪物,还说……”
“并不是多数人说的话就一定是真理呀。”艾莲娜微笑着,“老师也是混血,很能理解你的感受。零君,不管是什么样的外表,身体里流着的都是红色的血液,大家是人类……”
    小降谷对视上艾莲娜的眼神,艾莲娜知道,这句话他听进去了。
    “可以答应老师一件事吗?”
    “我答应!”
    “不要再打架了。打架解决不了问题哦……还有,明美也会很担心呢。”
    “明…明美酱?”小降谷有些惊讶,也有些欣喜。
    “是啊,她很喜欢你这个大哥哥呢。由于我跟她父亲的工作关系,不能允许她去太远的地方玩。这段日子你能陪她说话,我真的很开心。”

——————————
(未完)

我觉得松田总有一天要在天堂给降谷建立一个关爱马自达协会(不
降谷:我感谢你教我拆炸弹,让马自达们来陪陪你不好吗
萩原:我谢谢你啊(手动再见

证件照
今天真是个好日子✨

安室 如果我现在按下扳机,你就死定了
赤井 是啊
赤井 同样的话也想送给你
赤井 不如赌一把谁的动作更快吧
安室 呵…

#赤安#
愚人节快乐(。>∀<。)

异化 HE

太虐舍不得。
异化的世界是名柯线外的一个平行世界。
结局是异化线的苏格兰与名柯线的降谷零相遇了。
(细节不透露)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