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什么也没有。

证件照
其他时候好好的,好像拍证件照的时候怎么拍都别扭……(◦`~´◦)

透航

仍然是我从手机备忘录存货里发现的一篇……应该没发过吧´_>`

“我说降谷啊……”
“嗯?什么事,伊达?”就算是蹲也按着训练标准蹲在地上的青年在门边聚精会神地用工具拧着螺丝。
“你都在这捣鼓一早上了,就一定要装上这个锁吗?”伊达航略带担忧地说,当然他担心的并不是降谷装不上锁。
“当然,这是我研究的成果”近期跟松田学拆装的降谷显然正在兴头上。
“要是被教官知道了,一定会让你拆下来的喂!”
“那我到时候再拆下来好了”第一名无所畏惧。
“……好吧,随便你了。只要你不把我关外面…”
降谷白了伊达一眼“就算关外面,你不是也会开锁吗?开锁这种本事还是你教我的啊”
“去你的,鬼知道你做出来的锁是什么类型的?”
“那你可以叫楼下宿舍的松田啊,他对器械这种最感兴趣了”
“别!”伊达航猛一咬嘴里的牙签,“我上次的闹钟还没要那混蛋装回来呢!”

成功捕捉!ヾ(✿゚▽゚)ノ

大家好,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娃娃(´◔◡◔`)

“过于相似的人就会互相仇视呢”他蹲下身,视线与正在生闷气的降谷保持水平,“你和诸星其实是一类人。”

初见(私设慎入)

      刚认识降谷零的时候,苏格兰表示这绝对是个麻烦的存在。
      在警察厅有家世背景,虽然他本人十分不屑,但毕竟是上头布置下来的要求,要好好与降谷零完成卧底任务的配合。并且在各种时候保护以及提点他。
      啊,上头竟然派来个小鬼来当卧底,真的是认真的吗……
      “真不好意思呐,我就是那个‘小鬼’…”降谷这么说着,“但如果你是对我来担任这个职务有怀疑的话,我可以说我是完全凭自己能力争取来的,跟那个所谓的长官——没有任何关系哟!”
      降谷正晃,警察厅的高官,在降谷零被招收入警备局的时候就已经见到他。面对突如其来的一个父亲,降谷零宁愿相信他早就死了。所幸的是,他自从那次之后再也没有见过那个降谷长官,可是「降谷长官的独子」身份让他受到了不少怪异的目光和特殊的待遇。这使他的自尊心重重受到了打击。明明他是凭自己能力加入的,可现在仿佛人人都觉得是那个人从中作梗,才有自己的今天。降谷零讨厌极了那个父亲。
      正当他想在公安大干一番来证明自己的实力时,他发现公安部正在很紧张一件事——关于去某个组织的卧底。根据已经潜入的那位所说,那个组织是超过了预想的强大。公安部经过商量,正准备要再派一位过去。
      “不用讨论了,就我了”突然出现在他们背后的降谷零说道,“我倒想看看,是什么组织能把你们这伙人急得团团转……”
      “可是,降谷先生……”
      “你们阻止不了我的”

于是,苏格兰就见到了面前这个一脸稚嫩的小鬼。
“绿川亮。”苏格兰友好地伸出了手。
“安室透。”降谷零也伸手回礼。
“?”苏格兰表示奇怪
“安室透。有什么问题吗?对这个名字……”降谷零满不在乎地说着这个名字,好像已经使用它很久了。
“啊,不。我只是觉得这样的话我该重新自我介绍一遍……”苏格兰笑着,“原野光。请多指教。”
“请多指教。”

        或许他真的能终结这场似乎望不到尽头的“卧底”传承,苏格兰对自己说着。
        新的时代已经到来了。

————————————————
翻手机备忘录发现有这么一段开头,是「苏透是警校同期」官方设定前写的脑洞。于是今天把它补完了

发型

“我说降谷啊,真有你的,刚才教官的表情简直了!”
“我只是不想把头发染黑啊”
“降谷你不止头发颜色不对的问题吧?”
“萩原你还好意思说降谷,你刘海这么长了只见你撩没见你剪哦?”
“这么说的话苏格兰的刘海也快遮到眼睛了吧?!”
“真对不起我明天就去剪!”
“你们啊,就该学学我……(叼牙签ing)”
“不要!大叔!”(x4)